认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  语文课、中文课!

认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 语文课、中文课!

时间:2020-03-23 19: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创校校长李卓敏于1978年中大第十九届颁授学位典礼上指出:

  “凡是大学都不可能脱离本身民族的背景。因此,中国或海外华侨创办的大学都是中文大学......每一所大学都是沟通本国和外国文化的桥梁…...那是理所当然的。”而香港中文大学特殊的地方在于中大是“专门为了一个特殊的使命而努力;这个使命就是把中国的资料吸收和融化到各个学科,予以发扬光大……简而言之,香港中文大学是把中国文化的境界溶合到各学科的大学。”他续认为:“凡是中国或海外华侨创办的大学都是中文大学;但我们的大学却是独一的,因为英文名称‘The Chinese University’的‘The’字用大写T起头,这就把本校的特殊使命表达出来了。”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传承了香港中文大学的教学文化,承担了“结合传统与现代,融会中国与西方”的使命。因此,中文课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每位学子的必修课。

   1讲师很酷

   林成川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浙江大学)

  哲学硕士(浙江大学)

  哲学博士(香港中文大学)

  研究领域:

  中国古代小说, 文学理论与批评

  张雪

  教育经历:

  哲学博士(香港理工大学)

  访问学生(德国汉诺威大学)

  文学学士(北京大学)

  研究领域:

  汉语语言学,语义学,句法学,语用学

  金方廷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华东师范大学)

  文学硕士(中山大学)

  博士在读(香港浸会大学)

  研究领域:

  先秦社会史,早期中国自然哲学,中希比较研究

  王秋晨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河北大学文学学士)

  文学硕士 (香港中文大学)

  研究领域: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

  孙莹莹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 (南京大学)

  文学硕士 (南京大学)

  哲学博士 (香港大学)

  研究领域:

  清末民初的古典文学书写,文学批评,南社研究,文献学

  陈亮亮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复旦大学)

  哲学硕士(香港科技大学)

  哲学博士(香港中文大学)

  研究领域:

  古典戏曲,明清文学,昆曲,宋明理学

  林峥

  教育经历:

  北京大学 文学博士

  哈佛大学 联合培养博士生

  北京大学 文学学士

  剑桥大学 交流学生

  国立清华大学 交流学生

  研究领域:

  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城市文化研究

  赵璞嵩

  教育经历:

  文学学士(清华大学)

  文学硕士(清华大学)

  哲学博士(香港中文大学)

  研究领域:

  音韵学,韵律音系学,训诂学

   2学什么?

  求职硬技能

  演讲、书信、简历

  吵架吵不过别人?

  看看他们怎么说

  议论文篇

  【唐徐元庆为报父仇,手刃监察部长,该如何处置?】

  人必有子,子必有亲。亲亲相仇,其乱谁救。圣人作始,必图其终,非一朝一夕之故,所以全其政也。故曰:信人之义,其政必行。且夫以私义而害公法,仁者不为;以公法而徇私节,王道不设。

  ——陈子昂《复仇议状》

  《春秋公羊传》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此推刃之道,复仇不除害。”今若取此以断两下相杀,则合于礼矣。且夫不忘仇,孝也;不爱死,义也。元庆能不越于礼,服孝死义。是必达理而闻道者也。夫达理闻道之人,岂其以王法为敌仇者哉?议者反以为戮,黩刑坏理,其不可以为典,明矣!

  ——柳宗元 《驳复仇议》

  曰:可以复仇而不复,非孝也;复仇而殄祀,亦非孝也。以仇未复之耻,居之终身焉,盖可也。仇之不复者,己也。克己以畏天,心不忘其亲,不亦可矣。

  ——王安石《复仇解》

   一段文字,一场电影

  小说篇

  就在那一刻,泼残生——就在那一刻,她坐到他身边,一身大金大红的,就是那一刻,那两张醉红的面孔渐渐的凑拢在一起,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他们的眼睛:她的眼睛,他的眼睛。

  ——白先勇《台北人·游园惊梦》

  原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活着见您回来,我说服自己:到国坤大哥家去,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生命的、精神的和筋肉的力量,为了那勇于为勤劳者的幸福打碎自己的人,而打碎我自己。

  ——陈映真《山路》

  宗桢断定了翠远是一个可爱的女人——白,稀薄,温热,像冬天里你自己嘴里呵出来的一口气。你不要她,她就悄悄地飘散了。她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她什么都懂,什么都宽宥你。你说真话,她为你心酸;你说假话,她微笑着,仿佛说:“瞧你这张嘴!”

  ——张爱玲《封锁》

   一窥当年繁华

  大城小事

  描写文篇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池之东岸,临水近墙,皆垂杨。两边皆彩棚幕次,临水假赁,观看争标。街东皆酒食店舍,博易场户,艺人勾肆,质库,不以几日解下,只至闭池,便典没出卖。北去直至池后门,乃汴河西水门也。

  其池之西岸,亦无屋宇,但垂杨蘸水,烟草铺堤,游人稀少,多垂钓之士,必于池苑所买牌子,方许捕鱼。游人得鱼,倍其价买之。临水斫脍,以荐芳樽,乃一时佳味也。习水教罢,系小龙船于此。

  周密《武林旧事》

  《武林旧事》卷第二·元夕

  仙韶内人,迭奏新曲,声闻人间。殿上铺连五色琉璃閤,皆球文、戏龙、百花。小窗间垂小水晶帘,流苏宝带,交映璀璨。中设御座,恍然如在广寒清虚府中也。

  至二鼓,上乘小辇,幸宣德门,观鳌山。擎辇者皆倒行,以便观赏。金炉脑麝如祥云,五色荧煌炫转,照耀天地。山灯凡数千百种,极其新巧,怪怪奇奇,无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栅簇成“皇帝万岁”四大字。其上伶官奏乐,称念口号、致语。其下为大露台,百艺群工,竞呈奇伎。内人及小黄门百馀,皆巾裹翠蛾,效街坊清乐、傀儡,缭绕于灯月之下。既而取旨,宣唤市井舞队及市食盘架。先是京尹预择华洁及善歌叫者谨伺于外,至是歌呼竞入。既经进御,妃嫔、内人而下,亦争买之,皆数倍得直,金珠磊落,有一夕而致富者。官漏既深,始宣放烟火百馀架,于是乐声四起,烛影纵横,而驾始还矣。大率效宣和盛际,愈加精妙。特无登楼赐宴之事,人间不能详知耳。

     3收获什么?

  印象最深的,是文中写到《游园》的那一段。哀婉的戏词、哀婉的曲调穿插于钱夫人(蓝田玉)混乱而哀婉的回忆,回忆中的情感就像戏曲一般被缓缓地唱出来。尤其是在“泼残生除问天”这一句,钱夫人的内心独白与戏词融合在一起,不断重复的“就在那一刻”“完了”“冤孽”,拉长的唱腔“天——天——”,那种“可是我只活了这一次”的痛苦情感好像一只蝴蝶从文中飞出来直直撞进你心里。昆曲元素本身已如美人脸一般魅力非凡,而与之相结合的意识流手法则像美人脸上的一滴泪珠,让文章更是熠熠生辉。

  by 时希洋(2016级人文社科学院)

  前段时间陈映真先生过世了,想到之前在中文课上学的他的那篇《山路》,一群人恍如隔世。那时谈到赎罪,谈到十字架,背负十字架的人终于还是走了。文学的十字架还是要背下去。

  文学,是什么呢?

  是记忆,是情感,是无可阻止,是怀疑审视反思,是无从表达的表达。

  by 陈嘉雯(2015级经管学院)

  以前我写书信或是电邮,完全不会注意格式,想到哪写到哪,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敬称,什么是提称语。在学习书信课之后,我学会了用“顺颂、秋祺”,使书信更正式,更具有文艺气息。中华文化中的书信包含了太多情感和含义,像我以前那样随意地写也是一种对文化的不尊重啊。

  by 王梦琳(2016级人文社科学院)

  再一次读到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时,我在意不只是乱世中的一对男女,更对爱情、婚姻和人性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狂轰滥炸,生死交关,牵绊了范柳原,流苏欣喜中不无悲哀。够了,如此患难,足以做十年夫妻。他们的结合“虽然多少是健康的,仍旧是庸俗:就事论事,他们也只能如此。”

  by 钟楚蓉(2015级经管学院)

  中文课是一个窗口,而不仅是平台,它引导着我们去发现中文的世界,培养我们终身阅读的习惯。也在繁忙的专业课之间,作为一股清流,滋养了浮躁贫瘠的精神田地。

  我们在中文课上学习文学知识,更汲取文学看待世界和理解自我的独特思想方式。将文学作为活的思想方式运用在各种非文学领域,也是世界正展开着的新的前沿景观。

  by 郑茗灏(2015级理工学院)

  大学的中文课不再局限于字词的讲解与格式的应用,带给我的收获存在于方方面面,比如从《游园惊梦》认识了昆曲,从《倾城之恋》重新看待悲与喜的关系,整个学习过程也影响了我对“文学”的认识。

  而在准备导修的时候,我特意选择了一位我不了解的作者的文章,朱湘的《北海纪游》,由于学者对这篇文章的研究太过稀少,我只好阅读更多关于朱湘本人的资料并思考,在这个过程中,每一点新发现都是一次惊喜,带给我一份与众不同的乐趣。

  by 史晓宇(2015级理工学院)

  学习中文,其实是发现文字魅力的一个过程吧。用蒙太奇的手法,就能将一个个文字转换一幕幕影像。学了太多复杂的公式,偶尔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读一些温暖的句子,大概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