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郡》小说43,少年射雕英雄

《玄菟郡》小说43,少年射雕英雄

时间:2020-03-16 14: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哈哈,哪里。阿罗槃先生,来得还早了几分。”率义王慕容焉说,“那我们出发?”

“听大王吩咐。”阿罗槃向韩龙等先生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慕容焉回头对慕容坚说:“遇紧急情况,你可代行太守职责,保我族平安。尔等留守人员,须听我弟号令。出发!”

潮汛加地震,两万五千骑兵消失在地平线,扬起的灰尘久久不散。

“你们看看,骑兵是不是还算行?”慕容坚用轻松地口吻对太学生们讲,“你们想象一下,如果在行进中,这些骑兵连续射出弓箭,会对敌人造成怎样的杀伤?人借马势,骑兵射出的弓箭力量会有多强?谁能告诉我,骑射比步射远多少?”

萧冲心想:这马的力气,比人大多了,还不得骑射和步射的差距,还不得差一倍以上啊?

慕容坚说:“从今天起,开始学习骑射,结果会出乎你们意料。”

骑射,训马是第一步。第一天,练的是慢走,第二天是快跑,第三天疾冲,第四天追逐,第五天突撞,五天一个周期,周而复始,慢慢将战马的耐久性磨出来。

龙城马场良马的品质,从一开训,就凸显出来。赤影、暴雪、王追、流金这些新马,不仅跑得快,而且特别聪颖,性格温顺,极听主人的话。萧冲和赤影马,一个周期下来,靠着萧冲脚上的动作,一人一马的进退快慢,建立了默契。

把手从骑马中解放出来,这是骑射的第二步。

正式骑射前,慕容坚在训练场上摆了近百把弓箭,有长有短,有强有弱。

这个弓箭大展览的阵势,萧冲等人蒙了,邸岳先生却不禁笑了。

等大家一一试过弓箭,慕容坚说:“有点抢邸先生的风头啊。正儿八经的箭术,邸先生会教你们。我今天讲的,只是在马上如何射箭。你们面前,现在看到的弓箭,分长弓和短弓,拉开弓弦后,知道又分强弓和弱弓。但是,弓箭其实本身就分步弓和骑弓,你们刚才试过的弓箭里,就藏了不少骑弓。步弓和骑弓,有不小差别。”

这下,连最熟悉弓箭的雪鹰等人,都仔细听起来。

“在你们看来,匈奴是马背民族,我们鲜卑更是马背民族。谁更厉害一些呢?别的不说,我们现在占领了匈奴人大部分的地盘,谁厉害,谁更厉害,很明显。不过,我们马上射箭的技术,基本上一样。”慕容坚说:“简单地讲,马上射箭,分为三种,往前射、往侧射和往后射。往前射,利用马的冲力,攻击前方之敌。往侧射,射箭后调转马头,能迅速撤离。往后射,是反击追兵。”

“听上去很牛,你骑着马,跑到别人跟前,射一箭就跑,别人没马就追不上你。但是,骑射有骑射的难处。谁能说一说?”

萧冲说:“骑射不好瞄准,不像站在地上。”

“骑射使不上劲,纯靠臂力。”雪鹰说:“真发起力来,容易带动腿脚,腿脚一动,就误导身下的马,马一动,射不准了。”

“雪鹰说到点子上了,步弓和骑弓的区别就在这里。步弓,立在地上,身体平稳,可以全身发力。而骑弓则不行。这就造成,步弓比骑弓要软。你们刚才已经有体会了,那些软的,就是骑弓。萧冲刚才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骑射没有步射准,除了少数人,这些人马上马下一样准。马上射箭不准,怎么办?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离近了再射,一是大家一起射,像几万朝一个方向射箭,基本不用考虑准不准的事。”慕容坚讲道。

听到这,萧冲等太学生有些泄气了,这骑射和步射比起来,既不远又不准,练它干什么?

似乎看出他们心事,慕容坚说:“马这么贵,骑射这么难,威力这么差,练它干啥?这个问题,500多年前的赵武灵王就想过。骑兵最大的优势,在于马,在于强大的灵活性。想打就打,想不打就跑。追击步兵敌人,敌人却无处可逃。能迅速分散,也能迅速集中,一旦集中,就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能迅速转移,到不同战场参战,一万骑兵能当几万人用。”

宁要铁骑一万,不要步兵十万,萧冲突然想起这样一句话。大魏国名将夏侯渊,在当典军校尉时,统率骑兵,“三日可行五百里,六日可赴千里”。名将曹纯追击刘备时,率虎豹骑,一日更是行军300里。

这些优点加起来,足以消除骑弓比步弓少射几十步的问题。

看着太学生们又鼓起气来,慕容坚说:“西汉名将李广,你们知道吧,《李将军列传》里,写过这样的故事。几十名汉军骑兵,遇到三名匈奴人,反被这三名匈奴人差不多射杀光了。有人逃生告诉李广,李广说,这是匈奴的射雕手。他亲自带着百名骑兵反击,斩杀两名、俘虏一名射雕手。天空飞鸟,雕最难射。雕飞得高,一般二三百米,飞行速度快,最快时每秒几十米,而且羽毛油光润水滑,很难射中,更难射杀。而射雕手,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力大如牛和箭法超凡,力大如牛才能拉得动硬弓,箭法超凡才能在马上射中大雕。最最难的是,箭必须垂直射中雕,才有可能把雕射下来。”

“匈奴人有射雕手,我们鲜卑人同样也有,而且更多。射雕手,无一不是以一当百,是不折不扣的英雄。”慕容坚说:“而你们太学生,必须人人奋进,成为射雕英雄。”

宝马,强弓,不世武功,我辈皆成英雄。萧冲想到这,对骑射十分期待起来。

他想:有一天,我能不能在草原上射下一只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