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隔离者亲述14天经历:疫情过后,“我想再

集中隔离者亲述14天经历:疫情过后,“我想再

时间:2020-02-13 09: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于皓从未想过,自己与无锡竟是以这种方式结下了缘。

1月30日,是于皓计划从柬埔寨飞回北京的日子。然而,中途在无锡苏南硕放国际机场转机时,于皓被告知,因此前与柬埔寨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同机,他将被就地隔离,送往无锡新吴区某宾馆。

从接触确诊患者之日到走出集中隔离区的14天里,于皓经历了太多的“人生中第一次”:第一次被飞机广播点名,第一次走空旷的机场外交礼遇通道,第一次坐医院的救护车,也第一次明白了自由、健康和乐观的可贵……

连日来与疫情相关信息的轰炸,让这位27岁的北京某金融公司从业者有些喘不过气,心中一度涌起怀疑、焦虑、无助、忧郁等负面情绪。他开始强制性地将每天浏览疫情相关信息的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内,以便留出更多的时间去发现世界的美好,去做有用的事。

2月10日下午3点半,于皓的手机里跳出一则新闻——柬埔寨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于当日上午治愈出院,其3名同行的家人在隔离观察后,证实未被感染。

忐忑:武汉“封城”前7小时起飞

对于皓而言,这个春节原本应该是一幅充满阳光、令人激动、惬意的画卷——今年因母亲工作调动,于皓早早地就做好了春节飞去柬埔寨,与母亲团聚的计划。这也是他第一次去柬埔寨。

这趟长途飞行跨越了两天,且途中需要在武汉转机。

其实,武汉在于皓心中的地位不凡,他曾在武汉待了8年之久。“读书4年,工作4年,我人生经历的近三分之一都在武汉度过,留存了太多美好的记忆。在某种意义上,武汉就是我的第二故乡。”于皓的眼中浮起回忆。

但这次武汉之行让人有些陌生。彼时,全国已有多起从武汉归来的人感染上新冠肺炎,湖北省卫健委公布的确诊人数也与日俱增,且以武汉市民为主。1月22日晚11点多,于皓从北京飞抵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在候客厅看到的是寥寥无几、戴着口罩、神情严肃的旅客。“当时没想那么多,觉得戴好口罩、勤洗手、必要时消毒,做好这些预防措施就够了。”

然而,武汉“封城”的消息让于皓意识到了严重性。从武汉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这趟航班,本应于1月23日凌晨2点多起飞。在等待的过程中,于皓从手机上看到来自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则公告:从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几乎同一时间,于皓的这趟航班宣布延迟一小时起飞,这让于皓的心中“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在抵达柬埔寨的第五天成了真。1月27日,柬埔寨卫生部宣布,该国确诊第一宗新冠肺炎病例,该患者为一名60岁男性,来自湖北武汉,彼时正在西哈努克市医院隔离。随后,当地的中国商会联系上了于皓,告知其与该病例同机,应尽快去西哈努克港当地较好的几家医院做备案登记。由于缺少核酸检测试剂,只能做最基本的外科检查,因此尽管得到无恙的检查结果,于皓心中的忧虑并未被打消。

作为一个高度怀疑曾接触过患者的人,于皓自觉地进行自我隔离,接下来的几天均在酒店的房间内度过,饮食也由母亲送至酒店。于皓思索许久,觉得与其在异国他乡静观其变,不如相信祖国的医疗条件和治理水平,他决定如期回国。

1月30日早上7点,于皓从西港机场回国,候客厅乘客三三两两。

安心:第一次坐救护车去集中隔离区

返京的过程并不顺利。于皓原本应在苏南硕放国际机场转机,但临飞前几天,他所订的无锡到北京航班被取消,只能改坐高铁。

“想问下无锡现在的交通情况怎么样?从机场到高铁站能打到车吗?”于皓紧急联系了在无锡的朋友,但对方也并不十分清楚,只告诉他目前公交车还在运营,打车软件上也显示有车辆等候,但数量极少。这无疑加重了于皓的焦虑。

1月30日中午11点左右,飞机准时到达无锡。刚落地,于皓就打开手机向父母报了平安,机上乘客准备下机,纷纷从行李架上取出行李。此时,飞机上的广播蓦然响起,“乘坐本次航班的旅客于皓先生,因为您先前乘坐的航班发现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请您先到登机口进行检查,其他乘客请保持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动……”

一时间,于皓有些懵,顿觉心头一凉。虽然有人窃窃私语,但乘客们看到他前行,都主动让开通道。随后,无锡的海关和医护人员立刻引导其到登机口,耐心地对他做了体温检测和健康情况的问询。

“他们解释说,根据公安提供的大数据,已明确我先前乘坐的航班有确诊患者,依照目前疫情的特殊情况和相关规定,我要被留在无锡,就地隔离。同时,海关人员还要求我详细说明自己从某日起的行踪。”得知要被集中隔离,于皓的心里反而安定了不少,“与其自己无由地猜疑是否感染,不如由专业的医护人员告知明确答案。”

于是,从机场到集中隔离区的一路上,于皓放松下来,不再胡思乱想,而只是对第一次坐上救护车感到新奇,“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随后,他发了一张照片给无锡的朋友,告知自己回国后直接就被隔离了,接着还不忘评价一句,“感觉无锡的防控措施做得很到位”。

调整:每天记录下隔离这段时间的思考

救护车在无锡新吴区的某宾馆前停下,于皓被安排住进3楼的一间房内。一如他所预期的那样,房间不大、不花哨,能满足基本生活需要,有水有电有空调。虽然没有居家隔离舒适惬意,但好在他所住的这间房有一面落地窗,能看到窗外风景,房间也显得敞亮。

忆起被隔离的日子,于皓觉得自己很幸运。

他所在的区域属于密切接触者的集中隔离区,在四种情况(确诊患者集中收治、疑似患者集中隔离、发热患者集中隔离观察、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中,属于最轻的一种。因此,同楼的人无论从身体还是心理上都很健康。

于皓加入了3楼隔离人员的微信群,发现“楼友们”的状态远比他想象的要欢乐。有人在群里发现了自己的同事,上演了一出“有缘千里来相会”;有人问大家苹果没有削皮器怎么吃,被答“用牙齿”;群里的医生要求报体温,有人开玩笑地说(那个没及时报体温的人)估计在打游戏……

但难免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被隔离的头几天,于皓忍不住浏览疫情相关的内容。“我在柬埔寨的时候,看这些消息的频率很低。在隔离区这种特殊环境下,我就像海绵一样疯狂地吸收相关信息,把落下的课都补上。”

很快,于皓就发现,长期、大量地吸收各种与疫情相关的信息,尤其是负面导向的信息,有可能产生抑郁。“笑着看的时候,看着看着就哭了;哭着看的时候,看着看着就笑了。”

于是,他将每天看疫情相关内容的时间严格控制在一个小时内,同时坚持早睡早起,每天起床后,先在室内做些运动锻炼一下,然后用医护人员提供的消毒泡腾片,放到水桶里做成消毒水,自行给房间里、尤其是门窗上擦拭消毒。接着,就是线上办公完成每日的工作,以及利用空闲时间,做线上志愿者为抗击疫情尽一份力,而到了晚上8点到10点开始写日记,记录下隔离这段时间的思考。于皓发现,这样的一天时间过得飞快又充实。

调整好心态后,于皓每天还要安抚为他担忧的父母。他每天都会和母亲打视频电话,讲讲自己一天的生活。在母亲忍不住流露出担心时,于皓就笑得很灿烂地说:“妈,你看我在这吃得好、住得好,多舒服啊!”

天气好的时候,于皓会站在窗边静静地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不久,他有了一位动物“朋友”。他发现,每到饭点的时候,有一只小黄狗都会准时来到这栋楼前溜达。而每当这位“朋友”来了,于皓就知道,过半小时左右,自己就能吃到饭了。

感恩:“天天见面却素未谋面”

2月3日,于皓被集中隔离的第四天,他收到了一条重大的好消息。疾控中心的医护人员对他进行了第一次核酸检测,这时他才获悉,原来隔离14天并非从他入境之日(1月30日)算起,而是自接触之日(1月23日)算起。这意味着他只需被隔离至2月6日。

这次的核酸检测为阴性。而根据规定,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样间隔时间至少在一天以上,这样才可以解除隔离。

于皓看了看隔离群里的消息,发现楼里已经有一批人集体“出院”,在其他群友的“恭喜”声中,幸福地迈向了回家的路。“群里的调侃依旧充满了欢乐,就像是一群终于放学回家的孩子。”于皓忍不住地嘴角上翘。

2月6日,于皓收到了正式通知,他在接触确诊病患后过了14天病毒潜伏期,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没有被感染,第二天就可以离开隔离区,但依然还要戴着口罩、做好防护。

走出隔离房间,于皓原以为自己的第一感受是释然,或者开心,但其实是感恩。感恩虽然天天见面,但又素未谋面的医护人员,他们在春节期间离家工作,还要穿着厚重的隔离服,照顾隔离人员的身体状况和生活起居,日以继夜,十分辛苦。

“现在好打车吗?”于皓问医护小姐姐,得到的回答是最近一直在这里工作,对外面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如今,他可以离开隔离区,而医护人员还要继续坚持工作下去。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于皓特别表示要感谢、祝福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穿着厚重的隔离服,每天为我们做着消杀,还要送饭,以及许多悉心的照顾;更无畏风险,挨门挨户做着检测;他们都是在大难面前,选择了舍小家顾大家的无名英雄。”

在3楼的窗户前看久了,于皓终于见到了时常在窗下溜达的小黄狗,很想摸一摸,但鉴于医护人员刚给他的手喷上消毒液,并叮嘱他尽快离开隔离区,只能拍几张照片留念。

听到于皓的问询后,门口的警察贴心地帮他打了辆车去高铁站。在母亲的要求下,于皓买了张商务座的票,整节车厢只有他一名乘客,只在中途上来了两三人。回想起临走时医护人员的暖心祝福,于皓忍不住向无锡的朋友发送了一条消息:这次隔离,深深地感受到了无锡人民的美好。

2月8日,北京的积雪还未化,于皓一大早便前往某生鲜店储备食材,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一瞬间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但当看到稀稀落落、带着口罩、忙着采购的顾客时,他又有着深深的担忧,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何时才会结束?

这天是元宵节,于皓买了一袋速冻汤圆,心里默念:希望每个人都能在疫情过后平安顺遂、阖家团聚。

疫情过后最想做什么?

“如果有机会,我想再去无锡,不仅是去游览景点,更要故地重游,看看这里春风拂面、人声鼎沸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于皓说。

(文中人物为化名,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何思